發表文章

【鶴鶯】密遮灯 (上)

#現PARO



【壱】 在六月的最後幾天,鶴丸國永跟隨燭台切光忠來到一座山的山腳下,就在距離大學三站遠的地方。他們身後是幾塊種了不知名作物的田地,面前則是夏季蓊鬱的樹林,一條並不寬的小徑以石磚堆砌向上延伸。 鶴丸並不曉得這條階梯究竟通往何處,因為他們在中途便脫離了那些臺階轉進旁邊的小路,前後約莫二十分鐘的路程,光忠最後在一幢雙層的木造建築前停下腳步。 這是一棟彷彿會在電視劇中出現的房子,比起鶴丸老家的典型日式宅邸算不上特別古老,但很有風情,有維新後西方文化引進時的味道,只是多了非常多的窗戶。以現代的角度而言會做成這樣的大多是別墅,然而此處位於近山裡,房子看上去具有一定屋齡,顯然是做為普通住宅使用了。 燭台切光忠如往常一樣掏出鑰匙打開門,接著朝裏頭呼喊。 「鶯丸,我帶人來囉!」

臨近期末考,優等生燭台切光忠難得露出了十分苦惱的樣子,鶴丸國永在一連三天都看見親愛的學弟皺著眉頭後終於還是開口關心了一下。 「光忠小弟,你這次要被當掉了嗎?」 燭台切光忠聞言露出了茫然的表情,顯然完全不明白學長為何這麼問,鶴丸見狀立刻明白考試並非對方正在煩惱的事,於是換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別的囉?讓我猜猜,你總算陷入戀愛的煩惱了?還是造成女人大打出手還被索賠了?」 「什麼跟什麼啊……」燭台切光忠露出苦笑。 離開窗邊,他在一張椅子上坐下,走過來時嘴裡還嘟囔著「我表現得很明顯嗎?居然連鶴學長都發現了」之類的話。 「喂喂,先不管那有點失禮的話,你在煩惱這件事只要有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好嗎。」鶴丸看向旁邊一直默不吭聲的大俱利伽羅。「是吧?」 「嗯,皺眉三天了。」 「一直覺得你很精明,沒想到挺天然的嘛,還真是嚇到我了。」 燭台切光忠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索性帶開話題開始說起自己的煩惱。 「我之前申請的實習錄取了,但是公司有點遠,實習期間要住在公司宿舍。」 「你討厭宿舍?」 光忠搖了搖頭。 「我住在家族在這附近的房子,跟一個親戚住在一起,平常要照顧他的生活起居,住宿舍的話就得請人來幫忙,但現在很難申請到看護。」 鶴丸露出很奇妙的表情。 「照顧親戚?」他注意到學弟用了親戚一詞而非爺爺奶奶這種明確的稱謂。 「啊,不是長輩喔,輩分是我的叔叔,但只比我大一些而已,平常坐輪椅不太方便,住一起當然就由我負責照顧他。」 「所以是在你搬過來後才開始照顧他的囉,那之前負責的人呢?找來暫時幫忙不就行了嗎?」 「啊……之前啊。」燭台切光忠的神色忽然變得相當微妙。 「怎麼?」 「…

【鶴鶯】你不可質疑的鶯丸大人 01

#大學AU



大學新生入學典禮一結束古備前鶯丸便悄悄脫離班級隊伍,正值社團招攬新社員的時間,校園裡充滿到處走動的人和笑鬧聲,要找到一個能夠坐下來靜靜喝茶的地方著實需要費點功夫。 從最靠近禮堂的地方開始,他緩緩走過一棟又一棟的校舍,最後在社團大樓第三層的走廊上停下腳步,一間門牌上寫著「古物研究會」的教室在一片嘈雜中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鶯丸伸手在門上意思性敲了兩下便壓下門把往內推開,一股混雜著灰塵與奇妙味道的空氣瞬間朝門口撲來。他瞇著眼睛摀住口鼻咳了幾聲後定睛一看,裡頭果然如他所料空無一人。 「這可真是……」 在社團博覽會這種大夥忙得團團轉的時刻僻靜之處總格外引人注意,但是這間顯然已被閒置許久的活動室就這樣旁若無人地杵在成排忙碌的教室中間,左右來往的人多不勝數,竟然也沒有一個對此感到奇怪。 鶯丸又仔細看了看這個地方,最後終於往前踏一步,踩在類似門檻的地方,微微一躬身。 「打擾了。」
〈壱〉
「不知道三日月有沒有帶傘出門。」 這個下午不知第幾次捧起茶杯的鶯丸忽然開口,讓正在滑手機的鶴丸抬起頭不解地看他。 「整個禮拜都是超過三十度的大晴天耶?不可能會帶吧。」語畢他看了眼窗外。 這棟社團大樓地處校舍邊陲,走廊一側朝向校內,教室另一頭的對外窗之外就是停車場,坐在位處三樓的社團活動室裡往外望去入眼只有藍天白雲,除非特意走到窗邊,否則其他校舍、植物或遠處的天際線,無論哪個都是看不見的。 「他今天會遇到不錯的對象。」鶯丸沒有接話,兀自說起另一件事。 「喔,這麼說起來,他們店裡今天要面試新人。」鶴丸想起稍早三日月要離開時提起的事,鶯丸今天的課比較晚,正好錯過了兩人的閒談。 「不過對員工出手不太妙吧,而且『對象』這個詞從你嘴裡講出來好怪。」 「會嗎?」鶯丸偏頭望著他,又重複了一次那個詞。「對象。」
鶯丸是個奇妙的人。 五条鶴丸在古典文學的教室外等到他要找的人已經是開學的一個月後,此間他經常趁沒課時在校園裡到處閒逛,偶然聽見文學院有個人和自己一樣擁有既古典又奇妙的名字,便在想辦法打聽到對方的消息後直接找上門。 「古備前鶯丸?」 他伸手攔在正要走出教室的一名男子面前,對方有一頭淺綠色蓬鬆捲翹的短髮,原先稍稍低著的頭因為他的呼喚而抬起,淺色的厚瀏海跟著晃了下,露出底下明亮的眼睛。 「我是五条鶴丸,法學院的。」 「有事?」 「可以交個朋友嗎?」

《煙》後記

圖片
看到一個Lo主的閒聊忽然想起來《煙》的後記應該寫什麼,我怎每次都這樣,算了乾脆當作是定番吧!

在寫哨嚮的時候先做了一些詞的定義考察,也重看了之前看過的文,結果發現文之間在哨嚮設定詮釋上差異很大,所以決定隨心意來。這文寫得隨意,沒打大綱就上了,哨嚮設定也比較粗糙,只有想寫的點一開始琢磨了,其他都是且戰且走,後來卡稿也是因為這樣。
不過卡稿那時候我全心想的是這到底要變成一本什麼CP的本,好像最後跟唐昊在一起的話就是昊皓一樣,不知當時怎麼會陷入這個奇怪的胡同裡……反正後來搞懂了,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一本周皓本,只是結局是HE或是什麼E的差別而已。
我個人感覺小周採取的「行動」應該是比較嚇人的點,用小精靈的話說就是「一言不合就開車」,我當時也針對這裡做了一點思考,想說:周澤楷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
後來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在哨嚮傭兵的設定裡他就是會,因為在這裡他不是打遊戲的宅(?)男,而是一槍一個頭的傭兵。人都敢殺了,又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後來就放寬心去寫了。
之所以提起這個是想講,在PARO的設定裡面有一些東西必然與原作不同,因為我們雖然照搬了可能是每個角色去到不同家公司/團隊的設定,或他們的人際關係,但在不同設定下他們要做的事畢竟不同,經歷也隨之有所變化,在角色的行動模式和性格上就需要參酌這些「異」,才會顯得合理些。
我的看法是這樣~

再來說一些設定上的東西,性質比較像彩蛋。
先從封面說起,封面是從一扇鐵窗看出去的景色,黑黑的部份就是窗子本體,我送印前有找ZZ討論,他說他覺得那根橫過去的黑色棒棒很礙事,我跟他解釋說那是窗戶的鐵欄杆,為了加強理解,我還留了封底的窗框,希望大家有看出來他是鐵窗XD然後顏色上良機印出來有色差,實際要的效果如上圖。
接著來說說內文吧,怕我有遺漏,一邊看原文一邊照順序來,所以如果有人還沒看本的話會被劇透,在意的話先看本吧> <
1.周澤楷的熄菸盒之所以有一閃而過的光是因為上頭刻了字,異於盒子本身的角度造成了反射。
2.進口車是劉皓從聯盟離開後,生活中唯一的奢侈品,開給客戶看的。
3.劉皓的生活總是一個人,但他的房子一塵不染,牆壁用了哨兵會需要的特殊建料,還備有全新的馬克杯,隨時有誰來輕敲他的大門都能很好地迎接。
4.劉皓的菸從來都只到便利店買,因為便利店是最容易取得菸的地方,他不在乎菸到底如何,葉修也是。但周澤楷在乎。
5.劉皓只從菸味去回憶,卻不真的去抽,因為有些東西…